雷达财经出品 文|张凯旌  编|深海

11月28日,据澳门特区政府司法警察局确认,已侦破一宗涉及犯罪集团、不法经营赌博及清洗黑钱罪的案件,拘留了包括47岁周姓商人在内的11名犯罪嫌疑人,而周某等11人对架设海外赌博平台等行为供认不讳。

雷达财经了解到,上述周姓商人系太阳城集团幕后老板周焯华,江湖人称“洗米华”,其不仅是上市公司老板,还是知名的影视圈投资大佬、澳门富豪,甚至被媒体称为“亚洲新赌王”。

而周焯华之所以在监管趋严的大背景下,依然能在博彩业“呼风唤雨”,还要仰仗其开发的网络博彩新手段。具体而言,就是为内地赌客架设境外网络赌场和服务器,有知情人士透露,太阳城一年的投注额在万亿元量级,相当于2018年中国彩票总收入的近两倍。

值得一提的是,周焯华与多起事件存在隐秘关联。其中,2021年3月,赵薇的母亲魏启颖曾将所持有的蚂蚁集团份额全部转让,而接盘方,或与周焯华旗下的太阳城集团存在密切关系。

警方16个月侦破境外网赌大案

根据11月26日“平安温州”发布的警情通报,浙江省温州市公安局依法对张宁宁等人开设赌场案立案侦查始于2020年7月。

历经16个月的调查,警方发现,2007年以来,周焯华在澳门等地赌场承包赌厅,又于2016年在菲律宾等地开设网络赌博平台,逐步形成以周焯华为首,张宁宁等人为骨干,人数众多、层级明确的跨境赌博犯罪集团。

具体而言,为牟取非法利益,周焯华等人所进行的犯罪行为主要有三:

其一是发展境内人员为股东级代理和赌博代理,通过高额授信、推广赌博业务、提供车辆接送服务和技术支持等方式、手段,组织中国公民赴其承包的境外赌厅赌博、参与跨境网络赌博活动;

其二是在中国境内成立资产管理公司,为赌客用资产换取赌博筹码提供服务、帮助追讨赌债、协助客户进行跨境资金兑付;

其三是利用地下钱庄等非法渠道为赌客提供资金结算服务。

据警方数据,截至2020年7月,以周焯华为首的跨境赌博犯罪集团共发展股东级代理199人,发展赌博代理12000余人,发展中国境内赌客会员8万余人,涉案金额特别巨大。

基于此,温州市人民检察院于2021年11月26日对周焯华作出批准逮捕决定。而一天后,澳门特区政府就公布了已经依法将周姓犯罪嫌疑人及其他涉案人员带回警局调查的消息。

11月28日,澳门特区政府司法警察局透露,其于2019年8月收到情报,有不法集团利用澳门经营贵宾厅业务,在海外架设赌博平台,招揽内地居民进行不法网络赌博,而这些不法获得的财产,通过娱乐场贵宾厅账户,经地下钱庄等不法途径转移及掩饰。

司法警察局在2020年4月将有关案件转为专案继续深入调查,经过综合调查并且基于时机成熟,于2021年11月27日凌晨采取行动,在皇朝一个商业大厦多个单位,以及路环的住宅单位成功缉获本案共11名嫌犯。

不过,经初步盘问之后,周焯华等人虽然承认了在海外架设赌博平台等犯罪活动,但对其他调查则拒绝合作。

从澳门特区政府司法警察局透露的信息来看,两年多前其收到相关情报的时间点,正是《经济参考报》对太阳城网络赌博平台的调查报道发酵后不久。

2019年7月,一篇《特大国际网络赌博平台深度渗透国内》的文章广泛流传,其中提到周焯华控制的菲律宾和柬埔寨太阳城网赌平台可以让中国赌客借助视频远程下注,足不出户实现境外参赌,专家甚至称其为中国网络赌博“最大罂粟花”。

据报道,太阳城网络赌博平台专门成立了中国内地赌资结算部门,通过无数个境内银行卡汇集资金和结算,最终再通过地下钱庄将大部分盈利流向境外,其每年流向境外的资金高达数百亿元。

对于没有境外账户的客人,平台出款可直接汇入客人提供的境内银行卡,以人民币结算。

知情人士透露,该平台运营四年多,会员估算有数十万人之众,为此平台招募有千余名电投员,对网络赌客提供一对一24小时全天候服务。其App界面设置的语音功能,除支持普通话外,还设置有粤语、东北话等个性化语言,几乎专门针对中国市场设计。

在这种情况下,太阳城网络赌博平台平均每月来自中国内地的投注金额高达1000亿元以上,一年的投注额在万亿元以上,这个数字相当于2018年中国彩票总收入5114.7亿元的近两倍。

不过经济参考报的报道发出后,太阳城曾发布公告否认此传言,称“在澳门的旅游博彩业务完全守法经营,集团并没有派驻任何同事于内地,或到内地参与牵涉博彩的工作,集团的员工、资金、业务,都局限于澳门以内,以及其他可合法经营贵宾会业务的国家内。”

“叠码仔”逆袭成“赌王”

博彩是澳门支柱产业之一。赌王何鸿燊曾称,澳门的博彩业创造了本地一半的GDP。红火的博彩业,吸引大量的从业人员加入,周焯华是掘金者之一。1988年,何鸿燊将赌场实行包厅经营制和叠码放贷业务,也即将一些赌厅承包给能拉到客户的人,承包人负责包厅的成本,赚得的利润4成归承包人、4成上缴澳门政府、2成归赌场。

此举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其中就包括一众“叠码仔”。所谓“叠码”,叠的就是赌场贵宾厅台子的筹码,有统计显示,在赌场内,贵宾厅的营业额占全部的50%,利润占全部的70%。相比之下,普通厅则更像是气氛组的角色。

21世纪以来,由赌场叠码仔发展至成名富豪的故事并不鲜见。如澳门巨富纪晓波,其曾斥资31亿美元在塞班岛打造太平洋娱乐王国;又如被称为“马云背后的男人”的钱峰雷,其曾在2014年花6.9亿元买下了香港白加道28号的7号屋,一年后马云成为了他的邻居。

毕竟除了帮客人换筹码,叠码仔还可以借钱给客人让其继续赌,以此赚取利差。而这一点,正是周焯华崛起的关键。

据报道,彼时23岁的周焯华成为叠码仔后,深谙赌徒心理,别的叠码仔借赌客1万,会先收2000的“砍头息”,但周焯华则是直接给赌客1万,此后客人每下一次注,自己收10%利息。虽然客人最后都要付出不菲的利息,但这个微妙的变化却给周焯华的叠码仔生涯带来了转机。

通常情况下,赌客不会一面倒连续输,而在有赢有输、来回数十注的过程中,每次抽一成累加起来,便会形成滚雪球效应。该创意不仅让周焯华赚得盆满钵满,更是让其一度风行澳门,在赌场打响了名堂,得到不少大老板赏识。

其中,就包括澳门“黑帮教父”,绰号“崩牙驹”的尹国驹。一种说法是,周焯华“洗米华”的花名,正是尹国驹赐予的。不过,也有说法称,“洗米华”是1986年在TVB热播的电视剧《城市故事》中主演梁思浩的昵称,周焯华因与梁思浩外形相似,故被称作“洗米华”。

周焯华在成长过程中遇到的第二位“贵人”,是何鸿燊的四太梁安琪。澳门回归大陆后,尹国驹被捕入狱,失去靠山的周焯华很快傍上了梁安琪,并从梁安琪处承包了大量的赌场贵宾厅。

自此,周焯华的产业版图不断膨胀。2007年,太阳城集团正式成立,其后五年间,便在全澳门增加至14个赌厅。2017年周焯华接受采访时曾自曝,彼时太阳城旗下贵宾厅已增至二十多间。

周焯华本就善于交际,在资本的加持下,其又将集团、上市公司的业务范围拓展至电影、地产、金融、矿业、足球等领域,进一步扩大人脉。风云际会之间,这位曾经的江湖人物已经成功晋升为社会名流。

值得一提的是,周焯华的独特之处还体现在其对赌博与互联网的结合方面。

早在2000年以前,周焯华就看准网络时代兴起,在菲律宾取得网络博彩牌照,后续在经营太阳城博彩网站的过程中,其提供各式赌博,更直播真人庄家开牌,大受赌客欢迎。

不过,与传统的线下赌厅相比,网络赌博仍长期属于小众玩法,直至近几年风口的到来。

一方面,2012年开始我国国内展开的反腐对澳门线下博彩造成一定打击,由此引发的掮客卷款百亿跑路事件更是让整个行业风声鹤唳;另一方面,移动互联网、直播等行业的逐渐兴起,叠加疫情的出现,让很多赌徒更习惯于足不出户的线上博彩。

但这虽然为周焯华带来了冠绝以往的网赌收益,也让其落入了司法警察局的视野。

疑似3月为赵薇“接盘”

值得注意的是,扩展事业的这些年,周焯华也认识了不少朋友,尤其是与影视业结下了不解的渊源。2020年1月,其还曾以澳门影视制作文化协会会长的身份接受媒体采访。

而过去的十几年中,周焯华的太阳娱乐文化公司所参与制作的电影多达65部,其中不少都是曾风靡一时的“大片。

也因为周焯华在影视业方面的深度涉猎,外界一度传出其利用电影洗钱的消息,相关公司泰洋川禾和博纳影业均曾因此发声明澄清。

在此背景下,今年三月太阳城集团旗下“影子公司”的一个操作,又引发了广泛关注。

事情的起因是,蚂蚁上市搁浅后,赵薇母亲魏启颖通过云锋基金所持有的蚂蚁份额被全部转让给深圳市旗立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旗立”),而赵薇家人自此之后也完全退出了蚂蚁的股东层。

而深圳旗立与太阳城集团则有着若隐若现的关联。

天眼查显示,深圳旗立的实控人是凌松柏,其曾在16个企业中任职,其中多个企业注册资本高达数千万元人民币,但参保人数均为0。而凌松柏曾任职企业中注册资本最多的深圳前海彩兆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前海彩兆”),虽然目前已注销,但还是能关联到最终受益人杨丽璇的身影。

杨丽璇也有在多个公司的任职经历,其中就包括担任深圳市太阳时代物业服务有限公司鸿隆广场管理处的法定代表人。

此外,工商管理变更记录显示,2018年12月13日前,太阳世纪地产集团有限公司的监事也名为杨丽璇,与她同时期的公司总经理、董事、法定代表人就是本次与周焯华一同遭到批捕的张宁宁。

据此推断,这起交易的本质或是赵薇于今年3月将自己所持的蚂蚁份额以一定代价转给了周焯华,从而实现套现离场。

赵薇老公黄有龙也曾与博彩业多有接触。如其曾参与配股认购的蓝鼎国际,就曾在菲律宾开设赌场,而黄有龙本人与仰智慧、钱峰雷等博彩界大亨也有不少交集。

不过,雷达财经注意到,如今这些曾经在博彩界叱咤风云的大佬们似乎都已“隐身”。

早在周焯华被捕之前,黄有龙和赵薇就已经卷入风波,前者被传陷债务危机,后者更是被全面封杀,各项作品全部下架;仰智慧因疑似操纵股价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如今已失联;钱峰雷则在香港街道遭人持刀砍伤,而在发布悬赏通告后,其也已销声匿迹。

更早之前,钱峰雷牵线搭桥的温州商人林圣雄,因企业遭遇困境妄图靠赌博翻身,没成想却掉入更深的深渊,还曾试图绑架、勒索钱峰雷来骗取更多资金,最终身陷囹圄。

其他还有诸如金立老板刘立荣沉溺于境外赌博,被传输了超过100亿的惊悚故事,受此影响,曾经高居国产手机销量第三的金立已在2018年破产清算,2020年变卖资产时,名下三千余件专利售价不足200万元。

万劫赌为先,周焯华却想借助互联网让赌博深入寻常百姓家。从其迈出第一步开始,或已注定最终结局。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