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核心提示:

1,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大陆对远东集团的处罚是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的,而且大陆奉行法治原则,多个省市所展开的行动都是有法律法规的支持和具体调查的证据,所以对远东集团的处罚在法制上是站得住脚的。

2,事实上,台湾远东集团与岛内政治绑定极深。2009年,台湾当局开始向台湾民众开放查阅台湾地区政党与政治人物政治献金的收支使用情况,从那时起,远东集团就多次在政治献金捐献榜上排名第一,甚至没有任何一年掉出前五之列。

3,仅亚洲水泥一家企业就能在六年内赚取500多亿,三十多年来30家企业在大陆的获利数字,或许更难想想。

4,相比不那么“纯粹”的政治立场,徐旭东更像是完全的商人,在政党轮替的台湾社会,他左右逢源,两边下注,为企业招揽生意开门扩路。

5,田飞龙称,大陆近些年非常重视通过法治来改善营商环境,吸纳外商投资,以及与世界经济体系结成更紧密的关系。所以对于在大陆合法经商的台商企业的权益只会得到更好的保护,而不会相反。

一边在大陆挣钱,一边为台独分子提供政治献金,台湾远东集团被罚可谓大快人心。

凤凰网《风暴眼》梳理发现,此次被国台办盖棺定论的台湾远东集团,在大陆和香港有至少32家企业,涉及石化能源、水泥建材、百货零售等领域。事实上,在陆台企中,为台湾两党竞争提供政治献金的远不止远东集团,裕隆集团、东森集团等都在台湾政客金主名单中。

分析人士认为,对于远东集团,此次虽然只涉及经济处罚,但国台办的出面意味着这不仅限于经济层面。如果仍一意孤行为“台独”分子提供政治献金,未来面临远东集团的或不仅仅是经济处罚。

台湾远东集团董事长徐旭东

违规经营 遭罚款及追缴税款4.74亿

以往较少就个别企业进行点名的国台办,在11月22日和24日的发布会上多次点名远东集团。在22日当天的国台办发布会上,发言人朱凤莲表示,台湾远东集团在上海、江苏、江西、湖北、四川等地的化纤纺织、水泥企业存在一系列违法违规行为,有关部门依据国家法律法规对其采取罚款、追缴税款、限期整改等措施,并收回该企业闲置建设用地。查处违法违规问题仍在继续。

朱凤莲进一步表示,大陆支持台胞台企来陆投资发展,“但绝不允许支持‘台独’、破坏两岸关系的人在大陆赚钱,干‘吃饭砸锅’的事”。

24日,国台办发言人再次针对远东集团进行回应,表示目前已处以罚款及追缴税款约4.74亿元人民币,并收回其中一家企业的闲置建设用地。查处工作仍在进行中。

民族大义、企业道义双输的远东集团,随即在11月22日“认错”,表示公司在环保、消防安全、设备及税务工商等领域不符合规定,被要求限期改善。目前已达到98%的改善进度,剩余2%计划在年底前完全改善。

值得一提的是,与“台湾远东集团”名字极为相似的大陆企业“远东控股集团”在22日当天旋即发出澄清声明,表示远东控股集团与“台湾远东集团”无任何关联。

对于此次“台独”金主被罚,两岸网友齐声叫好。疫情期间被台湾当局系列操作寒心的两岸民众普遍认为罚的好,还有人觉得罚的轻,表示对台独零容忍。

台湾政治大学东亚所所长王信贤22日称,从此次由官媒新华社点名发布、五省市联合检查的“规格”来看,远东被重罚绝对是政治因素,与国台办宣布惩戒“台独顽固分子”有关。

11月5日,国台办宣布将台“行政院长”苏贞昌、“立法院长”游锡堃和“外交部长”吴钊燮列为“台独”顽固分子,祭出惩处措施,包括将禁止他们本人及家属进入陆港澳,限制其关联机构与大陆有关组织、个人合作,不允许其金主在大陆牟利。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大陆对远东集团的处罚是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的,而且大陆奉行法治原则,多个省市所展开的行动都是有法律法规的支持和具体调查的证据,所以对远东集团的处罚在法制上是站得住脚的。

挣着大陆钱为“台独”续命 远东“不冤”

事实上,台湾远东集团与岛内政治绑定极深。2009年,台湾当局开始向台湾民众开放查阅台湾地区政党与政治人物政治献金的收支使用情况,从那时起,远东集团就多次在政治献金捐献榜上排名第一,甚至没有任何一年掉出前五之列。

在2020年台“立委”选举企业政治献金排名中,远东集团以5800万新台币遥遥领先,远高于后六位金主献金总数,是第二名东森集团的近4倍。

根据台媒公开报道,远东集团是“台独顽固分子清单”上苏贞昌的最大金主,2018年苏贞昌竞选新北市长时,金主来自联宾塑料、丰兴钢铁、庆达投资和远东集团旗下亚东证券等,其中亚东证券资助苏贞昌200万新台币。

不仅重金支持苏贞昌,还是苏贞昌女儿苏巧慧选举“立法委员”时的第一金主。

在2016年苏巧慧第一次参选“立法委员”时,远东集团就曾赞助过200万新台币政治献金,当年苏巧慧共拿到来自19家企业的2039.8万新台币的政治捐款。

远东集团对民进党的“喜爱”不止于苏贞昌父女。台媒指出,在2020年台湾“立委”选举中,远东集团曾大手笔捐赠61笔、47位“立委”参选人政治献金,其中32位是民进党,金额从新台币100万到200万不等。

而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陈 水扁牵涉的太平洋SOGO百货礼券案,就是远东集团的SOGO百货的礼券。SOGO百货礼券案是SOGO百货经营权之争的一部分。

SOGO百货经营权之争前后长达12年,曾在台湾引起巨大反响,它涉及SOGO百货大股东太平洋建设前董事章民强、前副董事李恒隆、远东集团的三方恩怨。太平洋建设是SOGO百货大股东,占股51%,后来由于SOGO百货陷财务危机,章民强想摆脱SOGO百货。

于是2002年成立太平洋建设子公司太平洋流通,并全额控股SOGO百货;同时将太平洋流通六成股权信托登记给时任太平洋建设副董事长李恒隆。切割完成后,章民强渐觉失去SOGO百货控制权,便引入远东集团准备集资收购SOGO百货。

2002年9月20日,章民强被解除太平洋流通的董事职务。9月21日,太平洋流通召开临时股东会,远东集团增资10亿新台币成为最大股东,从而获得了SOGO百货经营权。

后来远东集团向陈 水扁家族提供5000万新台币政治献金,以及以SOGO礼券作为谢礼,使得该案件颇具政治色彩。该案件的爆发也让陈 水扁一家在官商勾结,权钱交易方面逐一曝光。

而远东集团提供给“台独分子”的政治献金有相当一部分比例来源于来源于其在大陆和香港的企业。

凤凰网《风暴眼》梳理台湾远东集团官网发现,远东集团旗下有至少110家企业,涵盖石化能源、聚酯化纤、水泥建设、百货零售、金融服务、海陆运输、通讯网络、营造建筑、观光旅游、社会公益十大领域。其中有67家企业属于聚酯化纤、水泥建设、百货零售领域。

在110家企业中,在大陆和香港地区经营的就有32家,大陆30家,香港2家。涵盖石化(1家)、聚酯化纤(8家)、水泥(16家)、百货(4家)、海陆运输(2家)、网络通讯领域(1家)。水泥建设领域企业接近一半,有16家。

32家企业中,最早创办的是位于香港的九龙英泥有限公司,成立于1986年。1993年远东集团来到大陆,创办上海太平洋百货有限公司。

而受惠于大陆从中央到地方的惠台政策,如一些省市优先给予台企用地、用电支持,金融抵押担保等、中央的税收优惠、允许台企以特许经营方式参与能源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贸易救济贸易保障等诸多政策,远东集团在大陆受益颇多。

以2008年在香港上市的亞洲水泥(中國)控股公司为例。2015年至2020年,亞洲水泥在大陆的总营收分别为64亿、63亿、78亿、113亿、126亿、108亿,六年之内在大陆赚取552亿元人民币。

仅一家企业就能在六年内赚取500多亿,三十多年来30家企业在大陆的获利数字,或许更难想想。

两边“下注”的投机派

远东集团第一代掌门人徐有庠的发际是在上海。1937年创办同茂花粮行,1943年创办鸿丰棉织厂,1945年9月,将两家公司合并创办了大同棉业股份有限公司,10月创办远东织造股份有限公司,即远东集团前身。

在战乱不断的20世纪上半叶,相对其他人,徐有庠算是幸运的,凭借殷实的家境和商业才华,徐有庠很快跻身中上层阶层。随着国民党政府1949年撤退到台湾,徐有庠也将纺织厂迁移至台湾台北板桥,成立远东纺织厂股份有限公司,开始了在台湾的创业史。

来到台湾后,远东集团先后拓展水泥业、纺织业、百货业,90年代后又开拓金融、电信、航运。

亚洲水泥就是徐有庠来到台湾后,于1957年创办。当时台湾缺水泥,唯一一家民营水泥厂——“台湾水泥”,股东全是台湾本省地主。当时刚退回台湾的国民党高层并不信任当地地主,想发展一个由外省人掌控的水泥厂。

徐有庠便瞅准此次机会,借由老相识王新衡的政府关系,创办起了亚洲水泥,王新衡担任亚洲水泥董事长,徐有庠做总经理。王新衡之前从事民国政府保密工作,进入企业界之前,他是国民党南方执行部主任委员。

亚洲水泥由当时的国民党政府直接投资,还特批亚洲水泥的特种采矿权,说到底,亚洲水泥就是服务于当时的国民党政府。

家庭方面,徐有庠有一妻一妾,大房育有二子四女,分别为儿子徐旭时、徐旭九,女儿徐橘芳、徐荷芳及徐雪芳,还领养了一个女儿徐近芳。二房生有三个儿子,分别是徐旭东、徐旭明、徐旭平。

远东集团第一代掌门人徐有庠

作为二房长子的徐旭东行事风格和父亲徐有庠很像,都是保守、审慎的做派,而从徐有庠的经商头脑看,他也不是个囿于传统的人,因此把远东集团交给了徐旭东,后来也证明徐有庠的眼光没有错。

不过,此举却让长子徐旭时大为不满,在1993年徐旭东接位时,徐旭时将手中所有股票卖出,从此不问家族事。

徐旭东,1942年出生,曾是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硕士,毕业后担任纽约花旗银行经济分析师。1970年返台后,任亚东工专学校电子计算机科主任及远东纺织公司外销部经理、副总经理、亚东化纤公司总经理等职,一路坐到掌门人职位。

1996年在台湾百大富豪排名榜中,徐旭东以650亿台币排名第三;2021年,在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中排名第1299。在台湾排名前五。

和一生效忠国民党政府的徐有庠不同,徐旭东的政治立场并不那么“清晰”。

他不只赞助民进党,徐旭东也极力讨好国民党高官,根据台湾“监察院”公开资料,2018年台湾县市长选举,国民党新北市长候选人侯友宜获500万、国民党籍台中市长候选人卢秀燕获捐300万。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徐旭东也曾捐赠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1000万元的政治献金。

相比不那么“纯粹”的政治立场,徐旭东更像是完全的商人,在政党轮替的台湾社会,他左右逢源,两边下注,为企业招揽生意开门扩路。

田飞龙表示,部分台商在大陆赚钱,然后在岛内支持台独,这样一种两面派的做法,以及实际危害两岸和平统一条件和前景的行为,已经充分暴露出来,所以这一次针对远东集团的典范性执法,实际上给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就是不能够在两岸之间做两面人、两面派,在大陆合法经商的台商权益会受保护,但是两面派必然会受到打击,尤其是支持台独的行为必须要受到法律上的制裁。

田飞龙称,大陆近些年非常重视通过法治来改善营商环境,吸纳外商投资,以及与世界经济体系结成更紧密的关系。所以对于在大陆合法经商的台商企业的权益只会得到更好的保护,而不会相反。

但随着台独势力越发猖獗,大陆有必要在关键时候对支持“台独”的企业确立明晰的标准。田飞龙表示,台商必须要合法经营,必须不能支持台独,必须要真正致力于两岸的和平发展和平统一。如果不能满足于这些基本法律条件和政策条件,台商在大陆的一些投资行为,很可能会演化为或者说异化为台独军费来源。所以必须要在台商的产业链里面排除掉台独台商,然后保护那些合法经营的台商、致力于两岸和平统一的台商。

此次官方处罚,对于远东集团或许是塞翁失马。远东集团高层应该深刻意识到事件背后的政治含义,在两岸问题上悬崖勒马,做出符合中华民族利益的正确决定。而远东集团如果仍一意孤行为“台独”分子提供政治献金,田飞龙认为,未来对远东集团的制裁或将继续升级、继续扩展。而政治献金榜单上其他企业,也应汲取远东集团教训,在两岸问题上做好明智站位。